愛奇小說網 > 歷史小說 > 秦吏 > 第129章 什伍如親戚,卒伯如朋友
    “黑夫屯長,營中的醫者說,東門豹沒有性命之!

    季嬰跑到“驗首”的地方來回報,得知這個消息后,不止是黑夫松了口氣,其余幾人也直呼東門豹命大,臉色舒緩下來。

    季嬰自己也一顆石頭落到肚子里,他雖然自打在安陸縣城服役認識東門豹起,二人就時常相互嘲諷,看似有怨?蓶|門豹受傷暈厥,最積極地奔前跑后的反倒是季嬰,不知不覺一年多過去了,二人在黑夫帶領下朝夕相處,已經親如兄弟,該吵鬧還是會吵鬧的,但當對方有性命危險時,也會盡力相助。

    但季嬰隨即發覺氣氛不太對:除了辛屯眾人全部聚集在此外,在臭烘烘的驗首之處,還有不少秦卒在旁圍觀,對著眼前的場面指指點點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這是要作甚”

    季嬰方才在等營中醫者的答復,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,頓覺奇怪,自己屯的什長共敖,怎么被五花大綁,一副遭到法吏審問的架勢

    他立刻就緊張了起來,怕不是共敖犯事了吧,逃跑抗命這可都會是連坐問責的黑夫早就向他們警告過,同伍只要有一個人逃跑,其他四個人若是不阻止他,那么最后論罪時,除了逃跑者外,其余四人也要處死

    “沒什么大事!

    黑夫笑道:“且等著吧,有好戲看了!

    說話間,一輛馬車疾馳而歸,駕車的秦卒和車輿里的斗食小吏下了車,將車上載著的一具無頭尸體搬了下來,放到了軍法官面前

    “是這此人么”

    軍法官讓佐吏先將共敖帶過來,讓他看兩眼尸體,然后令其在佐吏耳邊悄悄給出答案。

    等共敖看完后,滿也被帶過來照做一番。

    二人都給出答復后,軍法吏的眉頭皺了起來,看了黑夫一眼,朝他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原來,黑夫出的主意很簡單,既然光靠頭顱已經無法判斷究竟是誰殺了此人,那么,就只能讓抓獲二人的屯長,去事發現場,找回那具無頭尸體了據抓獲二人的屯長說,當時四下無人,只有那具尸體倒在一株柳樹下,不難分辨。

    黑夫還建議,當尸體運回后,先搬一具死在其他地方的無頭尸體過來讓二人辨認。既然是搏斗擊殺,又親手斬下了頭顱,那就不可能對被殺者的打扮身形沒印象。

    然而叫他們驚訝的是,共敖和滿,居然先后否認這是那死者的尸體

    一旁的利咸嘖嘴道:“看來滿在爭奪首級的時候,還注意到了尸體的打扮啊,這下有些麻煩了!

    “不急!焙诜蛞廊恍赜谐芍瘢骸暗谝徽胁恍,還有第二招!

    既然沒有訛騙出真相,也不必作偽了,軍法官讓人將車上載著的真正尸體搬下來,再向二人確認,這是否是那人的尸體

    “這便是我所殺之人的尸體!惫舶街贿^來看了一眼,毫不猶豫地說了。

    另一邊,滿也再度被帶過來,略微猶豫后,也對佐吏道:“是我所斬首級之尸沒錯”

    軍法吏再度搖了搖頭,讓佐吏蒙上他們的眼睛,帶到相距三十步遠,相互聽不到對方聲音的地方,然后讓從軍營里請來的一位黑袍醫者出場,直接驗尸

    在安陸縣時,黑夫見識到了令史怒在辦案時驗尸的細致入微,幾乎達到了后世法醫尸檢報告的程度。

    依靠這種領先時代的尸檢手段,除非像那個被黑夫殺了,卻謊稱是殉職的叔武一般,眼眶的傷口被”無意“摔下懸崖砸得稀巴爛,毀滅了證據,否則都逃不出令史法眼

    黑夫在和怒成為朋友,攀談時才知道,這種被稱作“令史之術”的技能,實際上卻不是辦案官吏們原創出來的,而是他們在學室里,由秦國的醫者所授。

    怒還說,若是黑夫的弟弟驚以后想往令史的方向發展,他也得好好學這門技術

    戰場之上,雖無令史,但卻有醫者,尤其是專門和刀劍傷口打交道的“瘡醫”。剛才那個頭顱的傷口情況,就是瘡醫檢查的。他們可以憑借傷口的特征,準確還原出死者生前受過哪些傷,是被以何種方式所殺

    不多時,在越來越多秦卒的圍觀下,黑袍醫者已經完成了對尸體的檢查。他將一切發現的信息都寫在木牘上,再轉呈給軍法吏過目。

    黑夫有些唏噓,秦人被秦律塑造的古板性格,真是深深印在了骨子里。哪怕是在條件簡陋的戰場上,醫生對尸體的檢驗,依然得通過書面文字遞交給軍法吏,不能僅靠口頭報告。

    軍法吏看完爰書,眉頭終于舒展開來,他朝黑夫點了點頭,再度命令兩名佐吏,分別去詢問共敖和滿。

    “當時,是如何與此人搏斗,如何殺了他事無巨細,統統都要說出”

    共敖被蒙著眼睛,卻依然站得筆直,昂著頭,將事情經過緩緩說出,佐吏一邊記錄,一邊朝軍法吏微微頷首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邊,滿就艱難多了,在被問之這個問題后,他已經滿頭大汗,支支吾吾地說了一番后忽然間,他仿佛失去了繼續說的勇氣,頹然跪倒在地

    滿也沒白在秦軍里待,知道自己猜測編造的過程,不可能和事實全然一致。他明白,自己已經不可能逃過軍法吏的質問,但此刻再后悔已經來不及了,只能以頭杵地,大聲說道:

    “小人小人認罪”

    經過一場巧妙的審問后,事情終于真相大白,那人的確是共敖所殺,但打斗過程中,共敖的肩膀也受了點傷。

    正當共敖砍下頭顱,要掛到腰上時,滿來了,他見共敖受傷,又看到那頭顱,頓時生出了邪念,舉起劍來,想要殺死共敖,奪取首級

    沒想到,共敖本事比他高,沒幾下,就攆著滿到處跑,共敖這小暴脾氣,被人偷襲哪里忍得了那枚首級也不要了,直接扔在了地上

    這時候,恰逢有個屯經過,見有秦卒內斗爭首,就將他們擒獲

    畢竟當時的情況,看上去的確是共敖在追殺滿,他這人說話又難聽,所以嫌疑反倒指向了共敖。

    要是沒有黑夫站出來請求軍法吏謹慎行事情,通過那具無頭尸體查明真相,共敖說不定真要蒙冤受死。

    沒錯,此罪當死。在頹然認罪后,滿因為犯下了爭首、私斗兩罪,被軍法吏判處了斬首

    立即執行

    當著數百秦卒的面,滿被按倒在木樁上,斧鉞斬落,血如泉涌噴出數尺,身首異處,他的那飛出的腦袋以麻繩捆住,拉起懸于轅門之上

    事后,軍法官也對黑夫露出了笑。

    “黑夫,其實我在江陵縣做尉史時,也聽說過你的事跡,不愧是連破三起大案的黑夫亭長,果然不俗!

    若非如此,軍法吏是不會聽取一個小小屯長建議的。

    軍法吏摸著胡須道:“今日若非你在,這起爭首案,恐怕也沒這么快就真相大白!

    黑夫連稱不敢,這時候軍法吏的目光,看向了被松綁后依然滿臉憤慨的共敖。

    “共敖什長,你的冤屈洗清了,這枚首級,我這就記到你和辛屯的木牘上放心罷,你的功績,會如實上報,賞賜爵位,也不會少!

    至此,共敖洗清冤屈,黑夫的屯也得到了他們夢寐以求的第十七顆首級,達到了“盈論”的標準,這本該是皆大歡喜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這時候,共敖的傲嬌脾氣又上來了,他慪著氣,心里道:“可笑我只是想討回一個清白,誰稀罕這爛人頭”

    如此想著,他便張開嘴,想說這首級可以算在辛屯頭上,讓屯長升爵就行。

    至于他

    什么賞賜,什么爵位,乃公不稀罕,不要了愛給誰就給誰去

    然而,他才剛說了幾個字,黑夫便猜到這廝要干嘛,情急之下,竟腳一伸,將共敖絆倒在地

    共敖大驚,剛要質問,黑夫又蹲下來假裝要扶起他,手里卻一把沙子塞進共敖嘴里,又在他耳邊斥道:“閉嘴”

    軍法官看著這二人的表演,冷笑道:“黑夫屯長,這位什長想說什么”

    “他說多謝軍法吏,秉公執法,還他清白!

    黑夫笑容滿面,雙手用力,死死按著共敖不許他說話。

    軍法官不笨,已然猜出了共敖那未盡的話,但看在黑夫的面上,沒過度追究,而是擺了擺手,讓眾人離開,他還要繼續清點首級,為眾人算功爵

    “黑夫,你想作甚為何如此當眾辱我”

    離開到幾十步外后,共敖掙脫了眾人的攙扶,吐露嘴里的沙子,滿臉憤慨。

    黑夫卻只冷冷看著他不說話,還是一旁的利咸嘆了口氣道:“共敖,你好歹是什長,竟不知道軍法是如何說的”

    “如何說的”

    共敖感覺那把沙土差點將自己嗆死,依然在干咳不止。

    利咸本就是識字知法的,在方城縣集結時,他就被黑夫拉著,讓他和自己一起去抄錄軍法,了解軍中的令行禁止。他們二人是整個屯里,唯二對秦軍軍規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對共敖道:“軍法里說,諸罰而請不罰者死諸賞而請不賞者死你方才要是亂說話,此刻已經和滿的頭顱一起,懸在轅門之上了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共敖臉色都變了。

    這是尉繚對秦國軍法的補充:該受罰卻請求寬恕的,要處死;該受賞卻請求不要賞賜的,也要處死

    沒錯,秦國的軍規就是這么夸張,你也許覺得拒絕賞賜是個性,是高風亮節,是個人可以決定的事。但在秦吏看來,這是下級不服從上級命令,是試圖質疑秦律軍法里的賞罰制度

    如果放任不管,這種風氣就會繼續蔓延,最終導致士兵們離心離德,將軍指揮不動軍隊。

    所以但凡有觸犯者,不管是該罰請不罰,還是該賞拒賞的,統統都要處死必須把這種狀況扼殺在萌芽狀態。

    利咸冷笑道:“共敖,方才屯長不但向軍法官提議驗尸,證明了你清白,還阻止你口不擇言自己找死,可是救了你兩次你呢又是如何回報屯長的”

    共敖聽完后,呆愣半響,他雖然性格傲嬌,自詡甚高,卻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。

    得知真相后,方才的憤怒,立刻就化作了悔恨和愧疚,這個素來不喜屈膝的年輕人,竟是二話不說,立刻朝黑夫下跪,重重稽首道:“共敖從來不虧欠人任何事,但如今,已經欠了屯長兩條命共敖銘記于心,必將還報”

    黑夫嘆了口氣,將共敖扶了起來,共敖依然滿心愧疚,不敢抬頭看他,看樣子,這個屯里最大的刺頭,經過這件事,總算是服氣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方城縣背誦軍規軍法時,在最末尾,看到上面有這樣一段話,應該是國尉尉僚加上去的!

    黑夫看著自己的屬下們,滿面羞愧的共敖,值得信賴的季嬰,會察言觀色的利咸,忠厚訥言的小陶,還有神神叨叨的卜乘

    他緩緩說道:“使什伍如親戚,卒伯如朋友。如此方能止如堵墻,動如風雨,車不結轍,士不旋踵,此本戰之道”

    “國尉說的真好我的愿望,也如此言,同一個屯內,眾人能夠如親戚朋友,生死與共只有相互信賴,吾等才能在這場滅魏之戰中活下來,并多立功爵”

    “如親戚,如朋友,奉屯長之命,活下來,多立功爵”

    不管是誰,都齊聲應和起來,他們圍攏黑夫,如同眾星捧月,經過一場血戰后,眾人的關系,似乎比從前更加緊密了。

    連孤傲的共敖,也因為這件事被納入了小集體里,對自己唯馬首是瞻。

    見眾人總算被捏成了一個整體,黑夫十分滿意,便笑道:“走罷,吾等去營中看看阿豹”

    “然也,讓二三子也看看他受傷的糗模樣”季嬰開始起哄。

    不曾想,還不等黑夫等人走到轅門,卻聽見一個聲音在喊他。

    “黑夫屯長”

    黑夫等人一回頭,卻是方才檢驗尸體的那位和黑袍醫者,據季嬰說,此人叫陳無咎,是隨軍的醫官,東門豹傷口,就是陳無咎處理的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黑夫更是心里咯噔一下:“莫非是東門豹的傷情有反復”

    他立刻上前一步應道:“正是下吏,敢問陳醫師,公士東門豹傷勢如何了”

    “他無事,暫時沒有性命之憂,我找的是你”

    “找我”黑夫一愣,心里隱約猜出原因,嘴上卻故作疑惑:“不知有何事”

    陳無咎看了看季嬰:“我聽送他來的人說,那公士身上的傷口,是屯長處理的”

    “是我”黑夫正要解釋,陳無咎得到答復后,卻面露喜色,急不可耐地拉著黑夫就走

    “是你就好不必多言,你快隨我來,將那幾處傷口的止血之法,再做一遍給我看”

本章網址:http://www.125957.buzz/0_106/143241.html
奇書網:www.125957.buzz
奇書網手機版:m.i7q8.com
李逵劈鱼赢钱提现的